乌龟网

《魔兽世界》大秘境故事会:龟龟,我从诸王之眠出来了

      编辑:乌龟       来源:乌龟网
 

作者:NGA-西行寺无余涅槃

首先这不是一个抱怨T脆的帖子,因为打到最后就是全队自闭,T自闭了,我也自闭了,DPS也自闭了。

大家换了精华天赋配装才打过的……我真灌不起来,可能我太菜了。

一般我自知刷不起的层数我都是不去的,今天不知为什么福至心灵,突然想要打个低保,结果一晚上就过去了。

这是我打的最久一把大秘境了,比上赛季18围攻戒律单挑尾王打得都久……

故事的开始就是,我们计划吃个低保啊,组出了一个冰法+2恶魔术+戒律牧的布甲四雄阵容。

另一个故事

术士是我大秘境固定小搭档(天知道一个白色一个浅紫色集合石多难组啊!)法师是我们朋友,这两天一直在试图布甲互毛来着,所以是布甲三雄。

车了个庄园,钥匙跳了风暴之后,大家不知道打什么,法师缓缓摸出一把16诸王:要不吃个低保?

我:可以呀你摇人吧钥匙爸爸。

然后我把队长一扔,法爷开始在公会找人,没想到又上来一个术士啊。

“啊啊啊!这个密语自动进组在哪儿啊!怎么关掉啊!”

“团长你来不来!我可以踢个人!”

大家互相嫌弃了一会之后,发现公会里没有T来,就准备集合石摇个T。

我瑟瑟发抖,因为我真的好久没有打过诸王了。我说,我要奶不住吐金怎么办。

法爷说,那你就丢人了呀。

当时我们是在公会频道聊的嘛。会里的神牧小姐姐给我说可以的,吐金削弱了。

瞬间我底气就足了。 姐姐可以那妹妹也可以 神牧可以,我也可以!我不管,我就要戒律混野队!

1

摇到了一个防骑。防骑进组就问:戒律牧能刷住吐金吗?

3位布甲DPS在公会频道一顿“哈哈哈人家起手就问你能不能刷住”……我感觉就比较蛋疼,瞬间NGA无数节奏在我的脑海中闪过。

我说道:可以鸭。

防骑很高兴,那稳了呀。老一打完之后他甚至还夸了我句牛逼,不知道他是不是从来没见过戒律牧能刷起这个的,这得是有多惨呐。

然后我们就开始了快乐的2小时诸王之旅。

(此处有一张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的图片)

万万没想到,老一直接一把过了,刷吐金其实是最简单的一个环节啊。

万万没想到,老一房间里小怪我们就死了20多次啊。一个冰箭T直接就没了啊。然后球也没有人在打啊。比较难受的是,这个层数我一个慰打不掉球,要补一个痛,但是两个GCD去打球的话,T又要死。

打球这个词缀真的是一个天才词缀,险些造成我们家庭矛盾,我的 男朋友 大秘境固定小搭档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“我以为你会打的”,我说我打个锤子啊,我是奶啊,T都快没了我哪敢打球,让他炸去,给你们个救赎你们多喝热水吧。

T说,我的天,这副本小怪怎么那么厉害,这周是BOSS周啊?

我说,兄啊,你只问我吐金能不能刷得起,你可没问小怪啊。

防骑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。

然后他说,这大怪射我一箭36W啊,我要卡视角了,你注意一下啊。

我说,听到没?我要刷T,没空管你们,你们少中其他技能,多喝热水啊。

2

中间我们起门回去修了下装备,大家还调侃说,有术士修装备就是方便。这是紫色职业唯一的高光时刻了。

是的,毕竟不带术士的话根本就不用修。

在十分钟鏖战之后,终于打过了老三,互相战复了三次。讲道理,斧子是真的很难躲,还是物理伤害,对我们布甲车队来说,简直是命中魔星。我不该说紫色职业唯一的高光时刻就是回城修装备,我这条命都是他们给的啊。

接着祖尔之影直接拉到老三房间阿拉什战术,我抬头一看,全队加起来刚好死了100次。然后一看,T死得最多,死了28次。

我很蛋疼地问:我们真的要用这种战术吗?

防骑说:没办法啊……扛不起啊……

我看见了一个中年男人在生活的重担下不得不低头的样子,我很愧疚,我觉得……万一换个奶德就能奶起来呢?

十分怀念老邦和他的那句“牧师,如果你要改变信仰的话,一定要跟我说噢”。S2太咸鱼了,都没有好好利用老邦的BUFF就S3了。

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呀。

3

尾王就比较屈辱,因为50%我就没蓝了,然后达萨一套剑技带走T,或者恐惧的时候带走T,或者起手直接带走T,欢声笑语打出GG。

以前真的不应该看不起这个BOSS觉得他是傻逼的,我发现我才是傻逼,一跳31万,刷不满就翻车。一刀打T十几二十万,直接蒸发,然后翻车。诸王的123号我都记不住名字的,始皇达萨让我记住了他,呵,男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后来大概灭了,五把吧,等了两次英勇,甚至还有一把灭0.5%。

之后,大家估计是心想,他妈的当团本开荒打吧。

法师去切的火法,两个术士去切的痛苦,防骑去换的精华。

我问,你们怎么都回城了?

防骑说,打不过,大家要想办法优化啊。

我说,可是你们全回去了,我1个人没有办法拉你们啊。要不我也去换个回能精华吧。

法师赶紧说,你别去,副本没人再给重置了怎么办?

我脑补了一下我们打了两个小时白打了的样子,突然就觉得很好笑。所以说我在聊天框里打“哈哈哈哈哈”的时候,一般是真的在笑。

我在副本里坐着和始皇大眼瞪小眼,开始胡思乱想,啊?是不是换个奶德就能苟住T,毕竟树皮一分钟一个呢?

是不是换个奶德就能扛住那个起跳啊?毕竟人家变熊硬邦邦,M1分摊从来不会死的?

就这么在一个不存在的奶德的阴影下挣扎了5分钟,他们跑本回来了。

我说我去换个精华。

回去的路上,我果断拆了永恒之潮换了回能,毕竟蓝够才是硬道理,多灌T一口毒奶能活好几秒呢。

我心想,啊,我垃圾职业,要不切个神圣?想起神牧小姐姐,又想,算了吧,我个垃圾,我哪会玩神圣啊。

我硬着头皮换了回能+愿景,没改天赋,又回去了。

大家全准备好之后,我回想起刚才,真的一跳一个小朋友,没有盾就是个死,我心想,难道我想多了,和奶德没关系,这BOSS是戒律牧高光BOSS?

不,事实告诉我我又错了,我只是傻逼而已,其实在BOSS起跳的时候跑开就行了。

在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们过了……呵呵呵……过了……因为起跳伤害低了之后我就有GCD去灌T了……也不用为了这个狗技能交压制了……

结束之后当然标准剧本,全员430装备。

防骑爸爸说了一句我印象很深的话:“这个副本可算是把我给教做人了……”

讲道理,不止他被教做人,我也被教做人了。我也不知道是T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还是DPS不躲技能吃掉我太多治疗,咱也不敢说,咱也不敢问。

那天开荒,团长说我们态度不认真导致BOSS过不去,我当时就很想反驳。

团长我们真不是不想过BOSS,我们只是菜啊。

一点感想

我和我的 男朋友 大秘境固定小搭档在语音,其他人在眼神。

打的路上我就不停地在说,哎呀,这法师有点东西啊,T死了还能风筝好久啊,还能减速啊,还能打断啊。他才是有用的布甲,你说俩恶魔术有啥用啊。

他表示,你说的对,恶魔术就是毒瘤职业,活全部要别人干,带两个恶魔术还会导致DPS降低,因为两个恶魔术都不得不干一些杂活。

我说,那我这个风暴钥匙得想办法解决一下啊,黑了也好,起码让它跳个别的钥匙我们好继续开车啊。

他说,你自己去找集合石打吧……

别再说什么加防骑好友了……坑一次也就完了,不能按着人家坑啊,其实法师我也不太想要和他打了……不能老是坑同一个人啊,这样会没有朋友……好吧我本来就没朋友。

打的时候我全程超紧张,一直撕嘴唇上的皮,现在满嘴是血,队里还是三把风暴神殿钥匙,呵呵呵,集合石又没人组我们,明天我们布甲三雄可怎么办啊,他妈哒,我们上哪找钥匙打啊。

讲完了,累了。还是11层有意思。呵呵呵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