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龟网

神农帝承距今六千年在埃及把鱼凫蚕丛国建成

      编辑:乌龟       来源:乌龟网
 
前几篇已经解开了古埃及前王朝蝎子王与古三苗的历史悬疑(古埃及的蠍王权古三苗与黄帝时代尚不属于种族斗争、而是中华江河炎黄之族在埃及上层的朝代发展变更),具体到“纳尔迈调色板”的“鱼凿图”其“鱼”也“鱼凫”而“凿”也“錾/冲(丛/从/舂)”即“蚕丛”(蚕丛逆读喻颛顼、图中怪兽为合川溪龙、也以“执蝘蜒而嘲/‘效’龜龙”),古埃及蠍王权标头上端众旗下大弓吊着田凫就是对“大宫(法老/长老)”“鱼凫”的“弔唁”(上为尊、蝎王下面才有它人),而更古“三横六竖”的“斯帕特”喻“洲”与“纳姆(儺母)”的符号就是对“蚕丛(从/自:鼻祖)”的赞颂,“三横六竖”其“三”也“参/蚕”而“六”也“陆”为亚非欧三大陆的王主,且“三六/一十八”为180度纵横天地之经纬二十八宿谁敢不从……三星堆“千里眼顺风耳”纵目蚕丛的“纵目(橛目)”就是对蚌埠“八神老童”“三目”开天眼的发展,证明古玉时代古蜀蚕丛已经造出水晶观天眼镜(尧舜时已用天文望远镜/玉衡),“许昌人”成对的鸵鸟蛋壳笏板就是“吅(音宣)”同“厸(音邻)”由世界中央发出的宣调号令,“厸/丝丝”相连若“比邻”的调令其“向阴为比”“向阳为从”出使埃及返而“从容(从/丛、容:古蓉)”,由此而知伊祁氏帝尧即为出使埃及(伊截)又回返巴蜀的蚕丛鱼凫后裔,因而李白《蜀道难》:“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…”可见“蚕丛(蚕/叁/三/川)”踏勘世界穿凿通路困难重重……“蜀”也“葵中蚕”为“鹿蜀”“蜀鸡”又“獨”主“睽”为天地之“圭(龟)”首,莫非“尔来四万八千岁(至今五万年)”南洋“野猪与手掌印(东经120度南纬5度)”的经纬岩画是为蚕丛绘成(猪/主、手/首:五指/头头/龟/蜀、地支十二乘五为一甲子),“蜀”也“觸”牛“陆蜀”又为西欧约一万七千年“猎牛图”“野牛与鸟人(蜀鸡/鸟人)”大写意的作者,乃至中非赤道两万年的“伊珊郭骨”也是蚕丛鱼凫“比从”往来的“数码”遗踪,依此推算数万年前勘踏青藏高原的先贤也是蚕丛鱼凫古蜀山氏所为,真可谓巴蜀廪君“俞跗”之“俞”由真“然(人)”且“丛/从”“法/宗”,廪君之“廪”也为“米廪”“神仓”也“仓颉”之“仓”又为“有虞氏之庠”,总而言之是蚕丛鱼凫留下了人类文明传承的千古学风,“麋(似像非像四不像)”一般的斯芬克斯就是“鹿蜀”蚕丛先师化身,“俞俯”朝阳之卧也是“天府之国”把人类的大智慧综合引领……(请参考“六书之渊海”《康熙字典》等工具书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