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龟网

武垣城址出现一对“怪龟”,它还揭秘了古代一种神奇的工艺

      编辑:乌龟       来源:乌龟网
 

河北沧州博物馆,位于沧州市运河区上海路,建筑面积达到了32275平方米,是沧州一家区域性综合博物馆。博物馆中陈列的文物数量巨大,是我国的一座艺术文化宝库。在众多的文物中,有一对“乌龟”显得尤为异样,它不仅样子奇怪,而且还揭秘了古代一种神奇的工艺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如果您想知道,就让小编来为您揭秘:

(本文所有图片,全部来自网络,感谢原作者,如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本号作者删除。图片与内容无关,请勿对号入座)1959年,我国开展了一次轰轰烈烈的文物普查活动,基层考古单位下乡搜集文物,为人民群众普及文物知识,取得了丰硕的成果。在此次普查活动中,河北沧州考古所研究人员在沧州市肃宁县北乡雪村附近,发现了一座古城遗址。经过专家研究确认,该遗址为东周到隋唐时期的一座城址废墟,因而将其正式命名为“武垣城遗址”。在遗址中出土了大量的文物,其中包括各种陶器、瓷器、以及古人的生活用品等。十六年之后,经过了一夜的大雨,一位路过此地的农民,偶然间发现泥泞处有一件“宝贝”,他赶忙跑过去捡起来,发现是一只精巧的“乌龟”。随后他又继续寻找,果然找到了另一只一模一样的“乌龟”,很明显,两只乌龟是一对,随后农民便将这对“乌龟”献给了文物部门。

该对“乌龟”大小相同,长12cm,宽6.5cm,龟体为铜制,头部上仰,作爬行状态,背部嵌有蚌壳,虽全身鎏金大面积脱落,却造型逼真精美,让人不禁啧啧称奇,专家将其定名为“鎏金嵌蚌铜龟”。当工作人员将两只“乌龟”交到专家手上后,专家们有些诧异,因为该对“乌龟”的造型实在有些奇怪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第一,通过乌龟的鎏金工艺与造型风格来看,专家们确定了“乌龟”的制作年代应该不早于汉代。可奇怪的是,相比于汉代的写实风格来看,“乌龟”背上的壳便显得有些画蛇添足。汉代的青铜工艺发现水平已颇为成熟,若是想铸造一对完整的青铜“乌龟”并非难事,何苦还要嵌上蚌壳呢?第二,退一步来讲,就“乌龟”的背壳而言,其外貌特征与真正的乌龟毫不相符,甚至有着极大的夸张和变形成分。若是在已经铸造成功的龟体上镶嵌乌龟壳,岂不是更加逼真生动吗?

专家们带着这些疑问,开始了对“乌龟”的深入研究,企图揭开自己心中的疑团,并找到隐藏在这对“乌龟”身上真正的秘密。专家们很快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,两只“乌龟”在清洗后,虽然鎏金部分已然脱落很多,可是其蚌壳部分却依然润泽光亮,仿佛新制作的一般。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呢?专家们终于找出了答案,原来乌龟的蚌壳,经过了古人的一种特殊化处理,才使之变得光滑细腻。“乌龟”的主人,再将其当成“手把件”。这件文物经过把玩摩挲之后,已经变得光滑舒适,这也是为何龟体上不覆盖龟壳的原因了。您可别小看这一对小“乌龟”,按照它们的工艺审美来说,也只能是达官贵人才有权享用的“高级”把玩件。

此时一个问题出现了,这对工艺品的“铜蚌结合”技术,究竟属于哪种工艺呢?别急,小编这就告诉您,这项古老的工艺正是“螺钿工艺”。螺钿工艺是中国特有的传统艺术瑰宝,是指用贝壳或海贝的内部光彩部分,通过磨制、拼接、镶嵌等步骤,制作出人物、花鸟、文字等图案,该工艺被广泛应用在漆器、木器、乐器、屏风、以及盒匣中,其特点是外观优美且具有强烈的炫彩的视觉效果。

螺钿中的“钿”字,在《辞海》中的注解是“镶嵌、装饰”,因而也有专家将其称为“嵌蚌”。然而,专家们还是认为,该对“鎏金嵌蚌铜龟”并非是真正的嵌蚌工艺,因为它是将整个蚌壳直接放上去的,所以它的工艺相对嵌蚌工艺来说更加古老,称得上是嵌蚌工艺的雏形。

一对小小的“乌龟”,却揭开了一项古老工艺的传承,不得不让人感慨万千。谁能想到,古人们就是凭借着自己的双手与智慧,将嵌蚌工艺完美的传承了下来,而这对“乌龟”,也因为承载着如此的古老工艺,而成为了一件相当具有历史价值的文物。文澜海润工作室主编文秀才,本文撰写:特约历史撰稿人:常山赵子虫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