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龟网

谷歌云焦虑症:现实中没有“龟兔赛跑”

      编辑:乌龟       来源:乌龟网
 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文/陈邓新

来源:锌刻度(ID:znkedu)

1、谷歌与IBM是2008年下场,为云计算赛道第一批选手。

2、没有对B端的深刻认知,没有对成熟曲线的远景前瞻,自然无法理解云计算的发展逻辑,这也是为什么在全球云计算市场做得最好、在中国云计算市场做得最好都是电商企业。

3、谷歌试图切入中国云计算市场。

全球云计算赛道,谷歌身处位置颇为尴尬。

明明是云计算市场最早一批下场的玩家,如今却被亚马逊AWS、微软Azure的光环所掩盖,常常被世人忽略。

不甘落后于人,在今年5月举办的2019年谷歌云年度开发者大会上,谷歌明确发出挑战信号,开启不断补短板的大动作。

6月6日,谷歌宣布将以26亿美元收购数据分析软件公司Looker,这是其云业务史上最大一笔收购;6月28日,宣布将旗下网络安全公司Chronicle并入谷歌云;7月12日,宣布将以两亿美元收购数据存储初创企业Elastifile。

谷歌云,为客户提供的商业数据分析工具相对薄弱,而Looker擅长帮助客户重整行业数据,生成可视化图表;缺乏独立、专门为其服务的数据保护力量,而Chronicle的优势就是数据保护;轻量化服务也不足,而Elastifile正好擅长此道。

这次步步为“云”的苦心,能换来多大的成果呢?

下场虽早、发力却晚

鲁迅曾称赞: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是很令人佩服的。”

2006年,亚马逊率先尝鲜云计算,为全球第一家切入赛道的公司,摸着石头过河探索云计算的真谛。

作为拓荒者,亚马逊AWS提供的服务最齐全,譬如针对频繁读写的热数据提供SSD storage存储服务,针对备份的冷数据据提供Glacier存储服务,而针对正常数据提供S3存储服,而多数云计算平台仅提供1~2种服务。

高盛将其评为全球最大两家IT基础设施技术(编者注:服务器、带宽、算力等)公司之一,另外一家是阿里云。

富有前瞻性,令亚马逊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云计算公司,并一直称霸赛道,迄今为止其领跑者的位置无人可撼动。

贝佐斯曾做过总结:“AWS展现出亚马逊追求理想与敢当风险的绝佳例证。”

谷歌与IBM是2008年下场,为云计算赛道第一批选手。

那一年,谷歌发布了Google App Engine,基于谷歌数据、服务器开发企业软件,初衷设想很美好,但现实很骨感,由于支持的编程语言少,产品并未大规模被使用。

前谷歌 CEO埃里克·施密特曾感叹:“我们没有把正确的踏脚石打入云层。”

反观IBM,靠卖云计算服务器做到市场第二,服务器产品是其“护城河”,但也束缚了手脚、限制了业务拓展空间,导致后期竞争乏力。

不过,相当长一段时间谷歌并未焦虑,称霸全球搜索市场,广告收入源源不断,云计算在其眼中不过是一条微不足道的小赛道。

直到微软Azure、阿里云大放异彩后,谷歌心中才慌了。

阿里巴巴是2009年、微软是2014年切入云计算市场,这两家比谷歌下场都晚,却都实现了反超。

据国际数据机构IDC调查报告显示,当前全球公有云市场前三分别为亚马逊AWS、微软Azure与阿里云,IBM、谷歌云位列第四、第五。

2015财年(编者注:非自然年),阿里巴巴首次披露云计算业务,营业收入为12.71亿元,到了2019财年营业收入增长到247亿元,4年时间增长约19.43倍,年平均增速约为485.84%,在资本市场这个成长速度颇为罕见。

阿里巴巴除了在硬件基础下了血本,还自研、迭代了全套云计算软件基础,为反超提供了物质基础。

阿里云成长速度颇为罕见

而在2014年之前,微软被华尔街视为“生命周期走至后半程”,直到微软Azure与原有产品线无缝融合,围绕微软庞大的用户群体做文章,完成从单一卖产品到云生态体系的转型,再度成为华尔街的宠儿,被誉为“唤醒公主的王子”,市值增加了4倍多,老树开花。

谷歌后知后觉,云计算赛道为互联网巨头不可或缺的主流赛道,行业天花板遥不可及。

于是,2015年谷歌调整了组织架构,成立谷歌云事业部,聘请硅谷传奇女性、 VMwar创始人戴安·格林掌舵新部门,其直接向CEO桑达尔·皮查伊回报工作。

谷歌云事业部第一任掌门人戴安·格林谷歌云事业部第一任掌门人戴安·格林

戴安·格林决定重塑谷歌云业务,并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:到2020年,谷歌云要与广告业务比肩。

首先,将此前分散的云计算业务归集一处。

其次,丰富产品线,原有业务Google For Work、Google Apps、Chromebook等偏重企业场景应用,衍生至存储、算力等需求。

最后,重构了谷歌云销售团队,横刀夺爱从亚马逊手中抢全球最大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、微博鼻祖Twitter等知名公司。

然而,当前云计算为增量市场,并非存量市场,不是此消彼长的竞争状态。

4年过去了,谷歌云虽然发力了,但市场份额仅有微软的一半,迄今谷歌近90%的收入依然来自广告,云业务与赛道上对手的差距并未缩小。

不是谷歌不努力,而是对手都在努力,没有谁会停下来休息,毕竟龟兔赛跑的故事谁都知道。或者说,谷歌努力的还不够,其傲娇的90%云业务年增速其实不够看,譬如腾讯云2018年云业务增速就达到100%。

起个大早,谷歌却赶了个晚集。

欠缺技术赋能To B的经验

谷歌发力较晚只是表象,深层次原因为欠缺技术赋能To B的经验。

云计算属于B端范畴,面向企业、机构、组织,提供场景化精准应用服务、海量业务数据高速处理、低成本可靠的IT基础设施。

没有对B端商业模式的深刻认知,没有对成熟曲线的远景前瞻,自然无法理解云计算的发展逻辑,这也是为什么在全球云计算市场做得最好、在中国云计算市场做得最好都是电商企业。

毕竟电商企业一头招揽C端消费者,一头扎根B端商家,出于经验与渠道的积累,能较早发掘云计算的潜力,譬如庞大的电商交易规模需要云计算提供稳定性与高弹性。

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

马云曾下过结论:“阿里云是未来。”

谷歌扎根于C端,对B端的认知集中于源源不断的广告,在缺乏生存压力背景下,好长一段时间探索B端、开拓云计算的内在动力并不强烈。

而技术赋能B端,文化背景也成为阻碍。

资深安全工程师“血玫瑰”告诉记者,

谷歌崇尚技术为王的极客文化,倘若碰到客户挑刺,亚马逊的态度是:“得嘞,马上重做,还有啥需要您招呼一声”,轮到谷歌:“呵呵,这是当前最牛的技术,您说的早就淘汰了,建议跟上时代的步伐。”

谷歌浓厚的极客文化在C端是优点,在B端却是缺点。

此外,将帅不和因素也不能忽视。

外媒报道,黛安·格林2015年~2019年初领导谷歌云,与CEO桑达尔·皮查伊的关系并不融洽,譬如对是否收购GitHub分歧较大。

GitHub为全球最大的开源代码社区,黛安·格林力主拿下,桑达尔·皮查伊并不感冒,最终被微软收入囊中,归属云计算与人工智能平台事业部,令黛安·格林大发雷霆。

知名数据库技术专家冯大辉曾点评:

“微软收购 GitHub 意在扩大云计算市场份额,长期看GitHub 对微软的重要性甚至比 LinkedIn 还要大。”

多名行业人士向记者证实,GitHub最大的价值不再于共享的免费代码,而是超过3000万的程序员用户群体:“用哪家云服务平台,公司领导有决定权,但更为关键的建议权在程序员手中,特别是非IT公司,还不是程序员建议用什么就用什么。”

微软打着笼络程序员群体的盘算,黛安·格林看得明白,却无能为力,当微软完成收购之后一个多月,其宣布离职。

继任者是前甲骨文总裁,而甲骨文在云计算市场一败涂地。

败军之将,知耻而后勇,这是谷歌的期待。

打法瞄准新增市场

换帅后,谷歌云的打法有了新的变化:开拓新增市场。

对标Steam,谷歌推出无需购买昂贵主机即可畅玩的Stadia云游戏,动了索尼、微软与任天堂的奶酪,而诸多游戏公司为了抢占高地,纷纷加入平台,令谷歌占尽抢跑优势,逼迫索尼、微软与任天堂联手抵御外敌。

此外,谷歌试图切入中国云计算市场。

而国外云计算公司想进入中国市场,按规定必须成立合资公司,寻求本地合作伙伴,譬如亚马逊选择的本地合作伙伴为光环新网、西云数据,微软选择的本地合作伙伴为世纪互联。

去年年底,外媒报道谷歌希望与腾讯结盟,共同开拓云计算市场,不过至今无下文。

姑且不论谷歌能否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,单就腾讯越来越重视腾讯云,为何要去代理谷歌云,这个逻辑就值得商榷。

更不用说,中国云计算市场早就一片红海,四十多家公司在搏杀,来自IDC的数据显示阿里云一家独大,占据45.5%的份额,腾讯云占据10.3%的份额,中国电信占据7.6%的份额,三强鼎立格局隐现。

亚马逊、微软都没有占到多大便宜,谷歌又有什么胜算呢。

对内通过收购、整合补短板,对外上新打法,谷歌的“组合拳”威力有多大,值得观察,但短时无法撼动亚马逊、微软与阿里巴巴的地位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