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龟网

古人最早爱龟,它为何成为骂名,乌龟的恶名来源于何时?

      编辑:乌龟       来源:乌龟网
 

《红楼梦》有句诗:“女儿悲,嫁了个丈夫是乌龟。”典型的薛蟠体的诗,以法眼观之,远较其他人扭扭捏捏无病呻吟好得多;只是以法眼阅世的人太少,而以世眼阅世的人太多,所以薛大爷作不了诗人,处处被宝二爷所笑了。

二百多年前的人以乌龟骂人,今天的泼妇骂街,也还常用这一词语,“死乌龟”、“活乌龟”、“半死不活的乌龟”,似乎上海滩特别时兴这句话,骂起来也像 “ 大珠小珠落玉盘 ” 一样,哔哔剥剥一大串,其实骂的人也许对龟儿并不十分了解。

乌龟不幸,不知何时蒙上了恶名。有人说是因明代贱人都戴绿帽子以资识别的关系,也有人说因为乌龟常常把头缩入壳中的关系,而陶宗仪《辍耕录》就有 “ 宅眷皆为撑目兔,舍人总作缩头龟 ” 的诗。可见乌龟自元、明、清以来就蒙上很不好的名声,迄今仍未予以澄清视听,进行平反,是很不公平的。

从动物学上讲,龟也是虫类,是爬虫类。能游泳,又能行陆,而且耐得住饥渴,不吃不渴全没有关系,“千年王八万年龟”,照样可以活得长寿。再则它也有个硬壳,一天到晚背着壳行走,不愁日晒雨淋,也等于随身带着房子,而且大小都有,不用为分房子而发愁。而且力大无穷,有人把四个小乌龟垫在床脚下,睡上几年,毫无问题,这也是很难思议的。至于驮石碑,那更是乌龟的专业了。

耐得了饥,负得了重,受得了气,而且又长寿……种种生理本能上的优点,都是其他动物无法比拟的。因而人们虽然给它蒙以不光彩的恶名,而另一方面也十分赞赏它。比如 “ 龟兔竞走 ” 的故事,就是使乌龟十分露脸的。乌龟以自己的努力,坚持不懈,最后获得了胜利,自是十分光荣。不少人小时学算术,都计算过龟兔竞走的题目。连孩子们对它都很感兴趣,完全是善意的赞美。并没有因它另一种声名而鄙视它,这还是比较公平的。

再说乌龟的恶名,似乎也还是因以男子为中心的封建思想所形成的。在男女关系上并不是对等的,女人不贞,男人受到嘲笑,是嘲笑他失去所有权,缩头受气,是把女人看成男人的私有物,享有所有权而产生的想法。如没有这一大前提,这样的嘲笑就不存在了。

使具有种种美德的乌龟蒙上耻辱的恶名,本是元、明、清以来理学对人们思想造成毒素后的产物,原本在古代是很尊重乌龟的。《诗经·大雅》云:“爰始爰谋,爰契我龟。”《小雅》云:“我龟既厌,不我告犹。”龟是古代 “ 四灵 ” 之一,原是三千年前的吉祥物,人们把命运寄托在乌龟身上,起码是在乌龟壳上的。烧上神火,由巫师捧着乌龟壳在火上烧灼,把祝愿词镌刻,或用火烧在乌龟壳上,这便是重要的文献,在某些原因,埋在土中三千来年之后,被人无意中掘出来,又被人认识了它的文字,这就是有名的甲骨文,甲即乌龟壳。

《老残游记》作者刘鹗的著名学术著作就是《铁云藏龟》。没有乌龟作出重大的牺牲和贡献,殷商哪能有那样辉煌的文献?现代又哪能有这样属于人文学科的绝学———甲骨文研究?

乌龟有大如磨盘的,有小似金钱的,不知它们是不是从小长大的,或者是不属于同一种类的。觉得它们大小之间也很有趣,能相差那么许多倍。而天地生人,人种尽管不同,而大小也差不了多少,纵然贵为天子,同普通人在重量高低上也差不了多少。这一点上,比乌龟世界要公平得多。试想天地生人,如在肤色之外,在大小相差上再有三五十来倍的差别,真有大人国、小人国之分,那外交和旅游上的麻烦就要更多,许多技术上的问题,如房子的大小、车船的宽窄、道路的规格以及其他种种生活用品恐怕都要更加复杂化了。

乌龟壳是好看的,大小虽不同,而鳞片数字却一样,中间一行,脊甲五枚,两旁肋甲各四枚,排列整齐,俗所谓 “ 十三块六角 ” 是也。至今南方人仍忌此数,货物定价可定十三元五角、七角,而决不定为十三元六角。又四周缘甲二十二枚,共计三十五片。腹部鳞十二枚。上下相合,四脚、头、尾六个孔,自由舒展,天生这样奇特。

中国人传统爱龟,由殷商开始,汉魏及至唐代都是一样的。《史记》中就有以小龟支床腿的记载,庾信《小园赋》“支床有龟”,可见乌龟千百年来,都热心为人服务。唐代名乐人李龟年、名诗人陆龟蒙,都起名为龟,以龟为荣。现在谁还有这种精神呢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